卢武铉:有一种人走的路,是日常平地皆绝顶!转自华实人物

admin 2019-4-29 398


卢武铉:有一种人走的路,是日常平地皆绝顶!

华实人物

18-10-0813:48

2009年5月,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国民葬”上,新任总统李明博正在向逝者敬献花圈。

这时,满腔怒火的议员白元宇突然起身,冲着李明博咆哮:

政治报复!谢罪!

事后,韩国检方对白元宇议员以妨碍葬礼罪提起诉讼,但最终被法院宣判无罪。

2018年10月5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前总统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一案进行一审宣判,

裁定其非法侵吞240亿韩元,贪污受贿等多项罪名成立,

判处其1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30亿韩元(约折合人民币7897万元)。

听到宣判,不知李明博能否忆起九年前的那场葬礼。

当年卢武铉为了自证清白,从故乡峰下村的猫头鹰岩上纵身一跃,

以剔肉还天,剔肉还地的方式,终归一逍遥赤子。

他李明博,怕是学不来。

卢武铉是韩国第16届总统,出生于韩国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2008年卸任后,他回归故乡,一则是喜好侍弄林木,二则是因为老家的地价便宜。

然而,即便如此,没有多少积蓄的卢武铉还是不得不靠银行贷款来买地、盖房子,

但不管怎么说,卸下以身许国的重担,他感到了久违的轻松。

在那段阳关灿烂的日子里,不少游客慕名前来峰下村,人们喜欢高声召唤总统,让他从家里出来一起照相。

卢武铉有时一天要被喊出好几次,但他还是很开心。

卢武铉与游客们

尽管已经不是总统了,但卢武铉仍然希望做点对国家有益的事情。

他首先创办了一个叫“民主主义2.0”的网站,希望能够建成一个具有高水准民主意识、可以讨论进步话题的空间。

可是上传的文章虽多,但“高水准”却没影,反而成了批评继任的李明博政府的喷子群。

卢武铉很无奈,只好关闭了网站。

之后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推广绿色农业和鸭子农耕法上,所做的一切都朴拙得逆天。

结果卸任后的他反而比当总统时人气更高,韩国国民对他真是有说不出的喜爱。

农夫卢武铉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一种天地不仁的锋芒开始显现了。

不久后,韩国爆发了抵制美国进口牛肉的“万人烛光大游行”,韩国民众高喊“总统下台”的口号,

这对刚刚上台不久的李明博政府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

于是,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的李明博政府就怀疑,这场运动的幕后策划者就是赋闲在家的卢武铉。

而韩国检方对卢武铉的全面调查也接踵而至。

说也怪,可能世间人人都有几件脏衣服要洗。

查着查着就揪出了韩国泰光实业社长朴渊次的行贿丑闻,

而且名单越拉越长,直到赫然出现了一向以廉洁自居的卢武铉,韩国媒体顿时一片大哗。

朴渊次

而事实是,卢武铉的兄长卢建平和妻子权良淑确实卷入其中,而卢武铉应该是并不知情。

据文在寅回忆,事发后,卢武铉曾对他的老部下们说:

最终都是我的错。

我这么长时间以来都不会赚钱,不能给他们任何未来的保障,所以我妻子才会这么做。

不仅如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发布到网上,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在自己身上,甚至对韩国国民致歉道:

大家应该抛弃我。

在众多的道歉语中,我们只听过“请大家原谅我”,而言“大家应该抛弃我”,真是好生的沉重。

对于像卢武铉这样极具道德洁癖的人来说,这话似乎又透出了某种义无反顾的绝望。

韩国有一部电影,叫《辩护人》,由韩国著名影星宋康昊主演,豆瓣评分高达9.1,

那故事的原型其实就是卢武铉。

卢武铉是釜山地区自学通过司法考试最早、最年轻的律师。早年做过法官,1978年开始做律师。

由于他受理的案子胜诉率高,业务源源不断,很早就在釜山买了房子,有种既小资又精英的感觉。

到了1982年,已在律师界混得小有名气的卢武铉决定寻找一位合伙人设立法律事务所。

时年刚刚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从司法研修院毕业的文在寅经朋友介绍,第一次见到了比他年长6岁的卢武铉。

那天,两人谈了很久,论及合作事务所的理念,卢武铉坦白地说:

“即使是做一名公平正义化身的律师,想独善其身也是很难的。”

他问文在寅:

“让我们一起做干干净净的律师好吗?”

要知道,当时的韩国司法界还存在着一个叫“中介费”的灰色地带。

法院、检察院、甚至警察局的公职人员如果给律师介绍案子,通常要拿受理费的20%作为回扣。

而“律师卢武铉、文在寅合作法律事务所”成立后,卢武铉就毫不犹豫的把“中介费”取消了。

不仅如此,他也再不与法官吃饭喝酒了。

所以,真是“干净”。

不仅案子锐减,而且由于与法官们不再那么亲密了,辩护中遭遇的掣肘也多了起来。

但卢武铉似乎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有了更高的目标——

做一位捍卫民主权利的"劳动、人权律师”。

随着全斗焕军政府的上台,涉及刑讯逼供的人权案件与日俱增。

因为这类案子辩护起来既辛苦,又无钱可赚,甚至还有可能遭遇当权者的迫害,所以根本没有律师愿意接。

而卢武铉却对这类案件来者不拒。

在法庭上,看到被告人被捆绑、戴着手铐站着听审,

他就会按照《刑事诉讼法》,义正言辞地要求:

“请打开手铐!”,“请解开绳索!”,“请准备椅子,让被告人就座!”

举动虽小,却为被告人争回了做人的基本尊严。

辩护中的卢武铉

1987年1月,发生了首尔大学学生朴钟哲被刑讯逼供致死案件,

负责警察的解释简直荒谬:

“调查人员‘当’敲了下桌子问他话,他‘呃’了一声突然就倒地死了。”

所有国民都愤怒了!

在朴钟哲的追悼会上,釜山的大学生们聚集起来高喊“还我钟哲!”

卢武铉当场朗诵了悼词,并和其他律师一起挡在警察和大学生中间,保护学生们,

为此,他被捕入狱并被剥夺了6个月的律师权。

当时制鞋业是釜山地区的支柱产业,而在鞋厂上班的女工处境却非常艰难。

不仅经常加班,微薄的工资还常被拖欠,更有甚者,女工们还会不时遭受雇主的人格侮辱和性骚扰。

对于此类案件,卢武铉也都是免费辩护,竭尽全力为女工们抗争。

就这样,不知不觉,他已成了以釜山为中心,涵盖附近蔚山、昌原、巨济等地最具代表性的劳动、人权律师。

而他奋不顾身为民主运动、劳工运动和穷苦人的命运而奔走的勇士形象,也得到了广大韩国民众的拥护,

这也反过来激发了他走上政坛,实现自身政治理念和为更多穷苦人谋福利的抱负。

2002年12月,经过激烈角逐,他战胜了大国家党候选人李会昌,成功当选为韩国第16届总统。

在担任韩国总统期间,卢武铉认同“韩美是同盟、韩朝是同胞”的政治理念,

支持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主张以和平方式,通过对话解决朝核问题。

卢武铉和夫人正跨过韩朝军事分界线访朝

但不断升级的朝核危机却让他的“和平繁荣”政策广受质疑,整个任期内,在野党和许多民众都指责他对朝鲜过于软弱和友好。

不过,卢武铉并不是孬种,他坚持不向美国磕头,在对朝政策上处处和美国唱反调,反对美国对朝制裁和动武。

为此,他坚持修改《驻韩美军地位协定》、要求美军撤出首尔、甚至撤离韩国,强令“驻韩美军不得卷入东北亚争端”。

今天看来,实现民族统一、摒除外强干涉,也实是这个在大国夹缝中求生存的半岛民族的终极梦想。

不管时机是否成熟,但卢武铉抓住了要津。

然而,这位在韩国宪政史上最具民族性的总统却没有看到今天半岛和平的新希望。

2009年4月30日,卸任后的卢武铉被迫从家乡峰下村赶到首尔大检察厅接受调查。

尽管检察官表现得傲慢无礼,却拿不出哪怕是通话记录在内的任何证据来指控他。

以至事后,检方既没有足够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也没有任何理由拘留卢武铉,他们只是在一味地拖延。

而此时卢武铉身边的律师们都信心满满,他们坚信即使检方勉强起诉,其结果也一定是无罪。

然而,法律虽然是法律,但卢武铉却是卢武铉。

法律上的清白,并不能抹杀这件事带给他的奇耻大辱。

就像他说出的“大家应该抛弃我”,那时的卢武铉已经决心要把自己的一切全部抛弃掉了。

5月19日,他对与自己一起写自传《进步的未来》的两位秘书说“辛苦你们了”,便彻底停止了写书工作。

5月23日清晨,他悄然离开家,缓步走向家对面的猫头鹰岩,从此再没有回来......

而在他去世后进行的财产继承申请时才发现,他的负债竟比财产多了4亿韩元(约243万人民币)。

卢武铉位于家乡峰下村的墓地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在悼词中曾说:

“只要我们保持清醒,卢武铉总统就算去世了,他也没有死。”

而今天,卢武铉的亲密战友,接过他衣钵的文在寅,在朝核问题上延续着他的“阳光政策”,使危机四伏的半岛看到了真正的和平曙光,这无疑是值得欣慰的。

而对于卢武铉,他一生所走过的路,是“日常平地皆绝顶”,我们可以管走这种路的人叫英雄。

英雄都是万民的亲人,所以也是冤家,

生时便这样那样都不对,要凌辱他、折磨他,而身后,又别人不想只想他。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